首頁 > 資訊 > 電視劇 > 正文

劉歡:電視劇都跳過片頭片尾 說明不重視音樂

2017-12-10 01:02:33

  從《好漢歌》到《當》,從《千年等一回》到《涼涼》……當回首近幾十年來中國流行樂壇的發展,可以發現,其中不少經典之作都擁有着同一個标簽,那就是——電視劇主題曲。電視劇與其主題曲之間,總是互相成就的關系,特别是在電視機剛剛進入千家萬戶的年代裡,通常一部電視劇在熱播的同時,一首紅遍大江南北的主題曲也随之而來。而在這個領域中,恐怕沒有幾個歌手,會比劉歡更有發言權。

劉歡

  劉歡最近一次擔任電視劇的配樂工作,還是2011年播出的《甄嬛傳》。不過,從1987年演唱電視劇《雪城》的主題曲《心中的太陽》正式邁入歌壇,到《少年壯志不言愁》、《好漢歌》等經典作品,劉歡音樂事業中的不少重要節點,都與電視劇主題曲有關,“從創作這方面來講,每次遇到不同導演的不同要求,都會逼迫我去打開新的音樂方向,自己的視野和能力會因此而不斷拓寬,這個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兒。”

  沒太想錢的事兒,就是喜歡

  最初實習工資41塊唱主題曲是100塊

  上個世紀80年代末期,由于《雪城》與《便衣警察》的熱播,《心中的太陽》與《少年壯志不言愁》成為街頭巷尾都在播放的兩首歌曲,而演唱者“劉歡”的名字,也開始走進了觀衆的心裡。提及最初與電視劇主題曲的結緣,劉歡感慨說,都是源于各種各樣的機緣巧合,“第一次為《雪城》演唱《心中的太陽》,是因為跟曲作者認識。後來《雪城》在地方台先播出的時候,《便衣警察》的劇組在天津拍攝,他們就聽到了(《心中的太陽》)這歌。” 

  “當時誰能想到後來這麼火呢,”劉歡說,當時唱一首歌的片酬,大概是100塊錢,“其實那個時候也沒有太想錢的事兒,那個時代我大學剛畢業沒多久,一個月實習工資是41塊錢。所以錢的誘惑對我來說也沒有多少,成名意味着什麼呢,我也不知道。隻是因為喜歡這個事兒,就答應這麼做呗。”

  有人認為劉歡演唱的影視主題曲通常難度較高,不易于傳唱,劉歡則認為這是正常的,“因為寫歌的時候,我是沒有考慮傳不傳唱、流不流行的問題,就是按照我的本心去寫音樂。跟戲合适,才是第一考慮要素,流不流傳,不是我的考慮範圍。因為那樣的話,你會把自己弄得莫衷一是,所以就按照自己覺得好的方向去做,充其量就是别太擰巴,别挑戰觀衆接受的極限就可以了。”

 

趙寶剛執意用通俗歌手

  當時,通俗歌手唱電視劇插曲的情況還不普遍,但是擔任《便衣警察》副導演的趙寶剛,依然執意跑到北京找到了劉歡。經過幾番試唱後,劉歡錄好了《少年壯志不言愁》。 

  做《北京人在紐約》配樂像玩命

  一個月不睡覺,做了80多條音樂7首歌

  提及電視劇主題曲創作生涯中最艱難的一次記憶,劉歡分享說,應當屬1993年鄭曉龍導演的《北京人在紐約》,“當時全劇組隻有我沒去過紐約,而且創作到最後都逼到份兒上了。”按照劇組原本的計劃,應該是當年的11月底開始播出,“結果那個劇比較特别,當時有一個汽水品牌的主贊助商就過來投資,但人家是汽水嘛,要在夏天賣商品,所以11月份播出就不行啊。結果,讨價還價最後變成9月份播出。那我的創作周期哐當就少了兩個月,所以就跟玩命一樣,一個月時間不眠不休,80多條音樂7首歌,全都寫出來錄出來了。”而這7首歌裡,就包括那首經典的《千萬次的問》。

  回憶起當年創作的激情歲月,劉歡表示現在電視劇的音樂創作和上世紀90年代沒法比,“我們現在的影視投入,無論是導演還是制片方,好像都不夠重視音樂這塊内容。到了後期做音樂的時候,但凡寫的管弦樂陣仗大一些,錄制資金就有問題。主題曲在影視裡面其實是很重要的一個部分,但是往往被壓縮的就是這塊。包括在平闆電腦或者客戶端上看電視劇,甚至都有跳過片頭片尾的功能,所以這個沒有辦法,還是對音樂的不夠重視導緻的吧。”

  ● 在中國寫美國音樂 在美國寫中國音樂

  在合作完《北京人在紐約》之後,劉歡與鄭曉龍多年都未再碰面。直到拍攝《甄嬛傳》,鄭曉龍再次找到劉歡,“我說你可真是行,《北京人在紐約》的時候,我在中國,給你寫了一個美國的音樂;《甄嬛傳》的時候我還住在紐約,你又整了個中國的東西,讓我在美國給你寫。”

網友評論

評論功能正在開發調試中,後續會開放使用!